精英家教网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陆丰“毒村”漏网之鱼流窜西北 “绝命毒师”终覆灭

陆丰“毒村”漏网之鱼流窜西北 “绝命毒师”终覆灭 作者 / 蒿书竹

  陆丰“毒村”漏网之鱼流窜西北,“绝命毒师”终覆灭

  记者 姜伟超、胡伟杰、马莎

  偏远僻静的乡村农场成为规模庞大的制毒原料加工厂;“毒师”假扮养殖场工人,闭门不出专心制毒;警方出动六百余名警力四地联动同时抓捕;东南沿海“制毒村”团伙漏网成员,逃窜内陆搅动沉渣泛起……在兰州警方2019年破获的一起地下制毒物品加工厂案件中,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情节真实上演。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兰州市破获的规模最大的一起制毒案件。

  该案件将于近期开庭审理,等待“绝命毒师”们的,将是法律的判决。

  2019年以来,甘肃公安机关破获毒品案件1900余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2500余名。公安干警用他们的无畏告诉大家,远离毒品,才能珍爱社会。

  一车目的地不明的麻黄草

  兰州市郊区某处农场,钢架大棚内贮存着数十吨制毒原料麻黄草。大棚外则是平平无奇的菜地和养殖场,鸡、羊等动物粪便堆积在地上,掩盖了正在制作的麻黄碱的气味。高墙内,不为人知的制毒工作正在进行中。而这一切,尽被墙外蹲点守候的民警所掌控。

  2019年6月,兰州警方接到公安部信息,有一车目的地不明的麻黄草近期将运抵甘肃。“麻黄草”可作药用,但它的另一用途才是其成为警方“敏感词”的原因:制作冰毒的重要原料。因此,麻黄草的种植、运输、售卖都受到国家的严格审批和监管。接获消息,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民警立刻警觉起来。

  6月14日,民警接报,运输麻黄草的货车已从内蒙古出发。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副支队长嘉立民,立即带领队上两名民警,连夜赶往甘肃与内蒙古交界处守候。凌晨时分,运输麻黄草的车辆徐徐驶入甘肃境内。

  民警没有立即拦截询问车辆,而是一路跟随,直到大车开到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一个隐蔽的农场门口。几名工人鱼贯而出,手脚麻利地开箱卸货。民警则隐蔽在远处悄悄观察。

  嘉立民回忆,这个农场极为偏僻,四面都是高墙,门口有一个未挂牌子的大铁门。农场的东面与村庄接壤,其余三面均是树林和农田。满满一车麻黄草没有运输到制药厂,反而运到这个前不着村、后不着店的隐蔽场所。

  凭着丰富的打击毒品经验,民警断定农场内很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制毒窝点。

  过了几个小时,麻黄草才卸完。工人们拿出扫帚把门口落下的残渣打扫干净,关上大门进到院里。嘉立民和民警立刻赶到门口,仔细地在地上搜寻,才发现了一小节麻黄草干枝。

  为了看清院内的情况,民警刘会登上了一根距离农场100米左右的信号传输塔。信号塔很窄很小,刘会小心翼翼地爬到顶端。这里不能站也不能坐,只能半蹲着拿望远镜观察。

  “我在塔上看到院子里工人们正把麻黄草运进一个钢架大棚,还能听见机器轰鸣的声音。他们应该正在切割麻黄草。”场地的规模不小,工人们在大棚间忙碌着,丝毫没有注意远处塔上的刘会。

  刘会从塔上下来已是晚上,由于长时间保持半蹲姿势,双腿已经麻木。因为有重大发现,他回忆时仍有隐隐的兴奋。

  “毒村”漏网之鱼流窜西北

  2019年,以广东省“雷霆扫毒12·29”专项行动为原型拍摄的电视剧《破冰行动》在网络上热播。里面的塔寨村,原型就是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。这里曾因庞大的制毒规模和肆无忌惮的犯罪行为,被称为“制毒第一村”。

  公安部门始终对村寨型制毒窝点保持着十二分的警觉。兰州缉毒民警对农场内人员信息,逐个进行了详细的比对分析,发现其中一个叫蔡振豪的广东惠州籍男子曾经为涉毒人员。

  “我们发现他的户籍信息原来就在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。”嘉立民说。

  2013年“雷霆扫毒”中,蔡振豪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,后来长期销声匿迹,这次又与兰州这个疑似制毒窝点发生联系。

  民警更加确定农场内正在制毒。鉴于蔡振豪制毒经验丰富,民警行事谨慎,以免“打草惊蛇”。

  这起案件引起公安部、甘肃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,相关领导多次批示。民警分为两组对大院实行24小时不间断盯守,还在信号塔上架设了监控摄像头,对涉毒农场进行了大量的侦查取证和摸排。

  民警还曾数次化装,潜入农场周边进行侦查。

  “我们曾装扮成电缆维修工人,因为农场高墙上安装了7个摄像头,在外围盯守只能蹲藏在远处的田地里。”嘉立民说。

  经过数天的搜索比对,民警对制毒窝点内的人员构成、具体情况有了初步掌握:这是一个由蔡振豪和四川籍男子刘占全共同出资成立的制毒窝点,蔡振豪负责销售、贩运,刘占全负责工厂加工生产。

  多日等待后,民警又截获一条消息:蔡振豪制作的第一批麻黄碱准备“出货”。为了不让制毒物品流到社会上,民警准备立即收网。

  6月25日凌晨,600余名公安干警悄悄地将制毒工厂包围,随着总指挥一声令下,干警立即扑向工厂。刘占全、蔡振豪以及所有工人都还在睡梦之中,就被悉数逮捕。同时,广东、内蒙古、甘肃古浪县等三地民警同时行动,将提供麻黄草货源以及农场场地的嫌疑人等一并抓获,共计抓获21人。后来民警经过审讯,又将提供麻黄草货源的中间商田某抓获。

  审讯中,缉毒民警得知,蔡振豪等人是初次生产麻黄碱,第一批货物才刚刚制出,就被“一网打尽”。

  用鸡羊粪便遮盖制毒气味

  收网后,民警在工厂内共查获制毒原料二甲苯3807.5公斤,伪麻黄碱、盐酸甲基麻黄碱23.82公斤。从内蒙古共运来麻黄草19.6吨,预计可生产麻黄碱70多千克。

  经审讯,民警发现操控这个农场式制毒窝点的,是一个分工明确、组织严密、反侦查能力极强的犯罪团伙。

  缉毒民警介绍,蔡振豪等人有丰富的制毒经验,反侦查意识极强。“平时的生活物资全部由车从外面拉,工人老板从不出去。”嘉立民说,工厂安保密不透风。

  2018年开始,蔡振豪就与刘占全奔赴宁夏、内蒙古多地“考察场地”,最后确定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这个偏僻农场内实施制毒。因为该农场远离村庄,四面都有高墙,且进入农场内部需经过两道铁门,外人根本无法得知内部情况。

  抓捕前,民警走访发现,周边群众竟没有一人知晓农场内部情况。“制毒团伙对这个农场的环境非常满意。”嘉立民说。

  不仅“安保”工作做得好,生产方式也“瞒天过海”。

  收网后,缉毒民警在农场内进行了详尽搜查,发现蔡振豪等人用来制毒的大棚只有两座,其余大棚内照常养殖一些鸡、羊等家禽牲畜,还种上了蔬菜,从外面看与普通农场无异。

  “鸡、羊的粪便可以遮盖住麻黄草、麻黄碱的气味,不容易被外人发现。”办案民警介绍。两座制毒的大棚紧挨着,中间用一根水管连接,第一个棚里加工的溶液,直接通过水管输送到第二个棚里再加工。废料也不排到农场外,而是挖了一个大坑用来处理,生产过程分工有序。

  民警介绍,这个制毒工厂的“绝命毒师”们,都来自昔日的“制毒村”。由于“老巢”被剿灭,蔡振豪积极网罗这些“衣食无着”的“毒师”们,为他们发挥“余热”积极奔走。

  警方抓获的两名制毒嫌疑人交代,他们所制作的麻黄碱,离冰毒成品只有一步之遥。近年来,国家加大对毒品和制毒物品的打击力度,使得市面上麻黄碱的价格攀升,他们才会铤而走险逃匿到西北来制毒。

  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支队长路济龙介绍,这起案件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兰州市破获的最大规模的制毒物品案,从立案到破案仅仅11天,并且实现了全链条打击。由于警方在凌晨行动,且未被察觉,因此固定了大量一手证据,所有参与制毒的工人均被移交起诉。在以前破获的制毒案件中,工人们由于主观犯罪的证据很难固定,因此难以被起诉。

  据悉,该案件将于近期在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 【编辑:于晓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